公司新闻

红楼梦曹雪芹作者说备受争议,各大门派将华山论剑,红迷翘首期盼

红楼梦曹雪芹作者说备受争议,各大门派将华山论剑,红迷翘首期盼

  作者:至真斋主潇湘夜雨  《红楼梦》自诞生传播以来,关于作者、时代背景和主题思想就一直争议不断。

最有名的当属上世纪初蔡元培与胡适对作者问题的争论,至今被红学界津津乐道。

胡适认为《红楼梦》作者是曹寅的孙子曹雪芹,写的是曹家事。

蔡元培先生一再阐明自己的观点,不赞同“自传说”,并说:“此类考据,本不易即有定论,各尊所闻以待读者之继续研求,方以多岐为贵,不取苟同也。

”然而,胡适的观点却被很多人接受,称为新红学,并在上世纪中期那个特殊的政治环境下获得了独霸地位,其他学术流派一时偃旗息鼓。

胡适的观点也被写进了各类教科书、词典和文学史。

围绕着与曹雪芹及曹家有关的行迹也形成了各种文化产业,一些地方兴建了曹雪芹纪念馆、曹雪芹故居、曹雪芹酒厂、大观园、荣国府、红楼梦主题文化公园等。

然而,胡适的考证和由此形成的胡适派官方红学观点漏洞很多,难以自圆其说。

  随着政治力量干预学术研究的时代远去,一些《红楼梦》研究者对官方红学观点质疑不断。

近年来,许多学者纷纷撰文写书论证《红楼梦》的作者另有其人。 比如,洪昇说、冒辟疆说、吴梅村说、方以智说、张岱说等等。

大多数作者说都指向明遗民,且时代背景均指向明末清初改朝换代的血泪史。

而吴梅村作者说自清末民初开始就陆续有人提出。 明遗民作者说和明末清初时代背景,与《红楼梦》的情怀、主旨立意,以及书中隐晦透露的时代背景高度契合。

胡适派红学受到了严重的挑战,红学家们不能再对民间研究成果视而不见。

《红楼梦》属于中华民族的共同文化财富,彻底揭开《红楼梦》真相是官方和民间研究者共同的使命。     光明日报出版社前不久推出的《红楼梦作者顾景星》一书,著者王巧林,是蕲春籍人士。 他殚精竭虑,费十余年之功,在浩如烟海的文献故纸堆里掇要钩沉、博览约取,认为《红楼梦》作者是明末清初的蕲州人顾景星。 他在书中阐述道:  《红楼梦》一书应该是在特定历史背景下的产物。

具体说来,应该是反映明清交替之际这样一个具体的历史背景。

《红楼梦》涵盖了包括清康熙朝中叶以上持续数千年中华民族古老文化传承和长期的文化积淀,都可以看做是适宜孕育《红楼梦》一书的土壤。

狭义地说,书中所反映的历史背景,则应该是归属于明末清初改朝换代的历史嬗变而导致的社会大动荡,从而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形成的这么一个文化艺术精品。

可以说,作者若没有经历过大明王朝的末世,若没有尝试过“补天”未遂的体验,若没有亲历过故国的灭亡,若没有体验过生与死,若没有饱尝过天灾而导致无米之炊的艰辛……是不可能写出此书的!当然,缺少悲愤之泪者也是很难写成此书的。

就是说,作者必定是经历过明末清初的社会大动荡的文人,同时,他也必须是与当时千千万万的汉族士人一样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历史洪流中的一个角色,最终成为这个历史大环境背景下的牺牲品,且还应该是见识极广有着特殊的人生经历之人,而不是普通文人。

因此,要解开《红楼梦》作者是谁,有必要重温明末清初时期这段特殊的历史。

也只能是了解过这段特殊的历史,方能解读出作者在《红楼梦》一书中所表现的历史大背景和在书中所阐述的旨意是什么。

    顾景星,生于1621年。

字赤方,号黄公。 蕲州人。

明末贡生,南明弘光朝时考授推官。 入清后屡征不仕。

康熙己未(1679年)荐举博学鸿词,称病不就。

他博学多才,诗词文章名于当时。 因亲眼目睹改朝换代、国破家亡的血腥现实,在他的诗文中多流露出故国之思,黍离之痛。

  顾景星的诗词《满江红·和王昭仪韵》:  戈壁横空,马上过、几番山色。 回首处、乱云抹断,帝城双阙。 万里风沙生死地,十年魂梦君王侧。 听琵琶、弹到《汉宫秋》,声声歇。   永嘉恨,难磨灭;天宝事,何人说?向玄都观里、偷弹泪血。

乞得黄冠双鬓影,伴他青冢三更月。 问姮娥,何事不长圆?山河缺。   关于《红楼梦》一书的主旨思想,新红学考证派的开创者胡适认为是一部“平淡无奇的自然主义著作”。

后来成为官方定论的胡适派观点不是在“感叹身世”、“情场忏悔”、“曹家家事”的狭隘小圈子里打转儿,就是扭曲主旨思想,把《红楼梦》解读为反封建、反礼教,追求个性解放等。 而早在民国初期,国学大师蔡元培就将《红楼梦》定性为“清康熙朝政治小说”。

后来国学大师潘重规则更进一步确切地定性为:由明遗民“用民族血泪铸就的结晶品”。 谁是谁非?只有经过自由争鸣、充分辨析才能揭开《红楼梦》的真相。

  关于《红楼梦》一书的作者问题,不管具体持哪位作者说,从《红楼梦》所表达的思想情感来看,明遗民作者说是最可靠的。

明遗民群体是民族主义爱国情怀甚挚的知识分子,他们才华横溢,知识至为渊博。 他们经历了明清改朝换代惨痛现实,目睹了几十次血腥屠城,在悲愤之余发出了亡种的忧患。

《红楼梦》也只有明遗民能写得出。

明遗民诗文的思想情怀、艺术风格、特殊词语的特定内涵,与《红楼梦》高度契合。

从某种意义上说,不读明遗民作品就很难读懂《红楼梦》。

《红楼梦》凡例诗:“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这绝不是无病呻吟。

《红楼梦》的血泪也绝不是作者个人和家族的血泪,是整个民族的血泪。   《红楼梦作者顾景星》一书,颠覆了胡适派红学关于《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乃满族旗人曹寅后裔之说,揭示了曹寅之孙“曹雪芹”子虚乌有,“曹雪芹”实是为了避免“文字狱”而用的化名,也隐含着明遗民不仕清廷的决心;颠覆了主流红学关于以大观园为主体的“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乃北方满旗仕宦之园,书中人物皆为北方满族贵胄的定论;颠覆了主流红学一贯认定《红楼梦》乃“旗人曹寅家族兴亡史”之结论,揭示了《红楼梦》乃“吊明之亡”、“揭清之失”的民族血泪史的写照。   在时代背景和主题思想方面,我们吴氏红学和《红楼梦作者顾景星》是高度契合的。

    《红楼梦作者顾景星》出版后,引起了红学界及文学界的高度关注。

中国红学会会长、《红楼梦学刊》主编张庆善(上图右,上图左为王巧林先生),中国红学会秘书长、著名红学家孙伟科,北京大学教授、著名版本学家姚伯岳,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中国红学会常务理事曹立波,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首都师大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段启明,天津外国语大学汉学院教授、北京曹雪芹学会副会长郑铁生等资深专家学者郑重建议,在《红楼梦作者顾景星》的诞生地,举办一次大型学术研讨会,让中外红学界、文学界的专家学者对《红楼梦》作者的千古悬疑,各抒己见。

  目前,《红楼梦作者顾景星》的学术研讨会已引起相关学界重视,研讨会筹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届时,我们吴氏红学也将受邀并积极参加盛会。

  ————————————  校对:王华东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

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