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我想当你的新娘,听战士们叫一声“嫂子”

我想当你的新娘,听战士们叫一声“嫂子”

我认识的第一位军嫂,是老家的邻居,我叫她小娟嫂子。 那时候我在上小学,经常去嫂子家玩,可是他们家,大多时间只有她一个人。 后来,嫂子怀孕了,依旧每天挺着大肚子上班,回家的时候一手拎着刚从菜市场买的菜,一手扶着腰,小小的个子在北方冬日的寒风里显得更加瘦弱,不免让人心疼。 嫂子生了个女孩,小名叫小军,我笑嫂子说:“你怎么给起了个男孩的名?”她低下头看看小军,什么都没有说,脸上却洋溢着比任何时候都幸福的笑容。 小军2岁那年,我们搬家了。

这2年间我只见过小娟嫂子带着孩子拎着沉重的包裹去遥远的地方,却从未见过小军的爸爸回来。 对于小军的爸爸,我只知道他是军人。 那时的我不太能理解嫂子,这样的感情,为什么还在苦苦坚守着。 多年以后我向家人问起嫂子怎么样了,我妈告诉我,小军的爸爸从云南复员回家了,现在嫂子不用一个人带孩子了。 我替嫂子庆幸,她终于不用在每一个漫长而漆黑的夜里翘首等待黎明。 我妈说:“闺女,等你长大了可不能嫁个当兵的,太受委屈。

”可是后来,我还是和军人在一起了。

我觉得是缘分,是命中注定。 我送他离开家乡,望着南下的火车泪眼模糊,这一别不知道多久才能再次相见,却只能挥手道一声珍重。 他给我发来照片,第一次穿上军装的他笑得像个孩子,似乎还没有感受到这身军装即将给他带来的汗与泪。

我们军装下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