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暴风集团:2019年,亏20亿有可能吗? 52亿亏光 暴风集团不认回购协议 5月

暴风集团:2019年,亏20亿有可能吗? 52亿亏光 暴风集团不认回购协议 5月

暴风集团:2019年,亏20亿有可能吗?52亿亏光暴风集团不认回购协议5月:2019年,亏20亿有可能吗?52亿亏光不认回购协议5月初,被曾经的合作伙伴光大资本告上了法庭,索赔近7亿元。

在4月底发布的年报中,会计师对暴风集团2018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认为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不久前,正是为此而被中止上市的。 如果法院判光大资本胜诉,暴风集团又将增加7亿元的债务,退市风险不容忽视。 暴风集团脖子上的绳子正在越绞越紧,在过往辉煌时代轻易募集的资金,此刻都在索命。 而曾经的合作伙伴们,就像逃离一艘沉船一般,试图尽快抽身、止损。 2016年,暴风集团正在打造其“全球DT大娱乐下策略的联邦生态”,体育是重要一环。 2016年3月,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资本设立了一只总规模达52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浸鑫基金”)。

浸鑫基金吸引了各路资本的参与,其中最大的LP为招商基金旗下的招商财富,出资28亿元。

另外,爱建信托、钜派、东方资产、浪淘沙投资等大量财富管理公司、PE机构参与其中。 暴风集团也作为LP出资2亿元。 当时并未披露更多详细信息,但如今的诉讼已经揭示,这只基金采取了结构化安排。

光大和暴风等为劣后级投资人,一旦基金的本金无法收回,就必须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浸鑫基金在成立后很快完成了对欧洲体育版权经纪公司MP&Silva的收购。

而在两年后,MP&Silva宣告破产,52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 于是一场扯皮不可避免。

按最初签订的意向性协议,浸鑫基金收购MP&Silva后,原则上应于18个月内暴风集团应进行下一步的并购,否则暴风集团应对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此后暴风集团没有能够并购MP&Silva,也没有回购,光大资本正是据此上诉。

而暴风集团在5月17日对监管函的回复中给出了另一种理由,认为意向性协议中并未约定交易价格、支付方式等交易合同必备条款,亦未约定具体收购的交易标的和交易方式,无实质可履行的权利义务。 而在此后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中则并无保底的承诺。 因此,暴风集团只对其2亿元的出资全额计提了减值。

这一场官司胜负难料,浸鑫基金的劣后级投资人到底承担了多大风险,目前仍不能确知。

3月19日,光大资本的母公司发布公告,因为对优先级投资人的损失有补足义务,对浸鑫基金计提预计负债14亿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亿元。

浸鑫基金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出资本息合计约35亿元,最终需要光大资本、暴风集团补足多少仍不能确定。

在2016年成立浸鑫基金之时,、暴风集团都信誓旦旦的表示该投资对公司的经营状况没有重大影响,一不留神就亏掉十多亿。

在这类上市公司PE模式的产业并购基金中往往存在保底、回购条款,而它们并不一定会在公告中披露。

一旦爆雷,则会给上市公司、GP带来债务的无底洞。 可以预见浸鑫基金不会是孤例。 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自称融资能力是短板,拖累了公司发展。

但实际上,暴风系挟裹的PE、VC至少有数十家。

暴风集团的危机仍在演化当中,已经波及了PE、VC行业的半壁江山。

据投中网不完全统计,暴风集团在上市后发起了至少六只产业基金,总规模在20亿元以上,其中多只基金公开披露了兜底条款。

除了上市公司直接出资的基金之外,暴风系关联公司还有独立运作的基金。

例如2016年3月,暴风魔镜还与松禾资本合作成立了一只VR产业投资基金。

而在暴风集团不久前已经确认,暴风魔镜已资不抵债,相关投资已经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暴风魔镜本身也融资无数。

2018年暴风魔镜的B轮投资方中信资本已经通过法律途径,要求冯鑫回购了股份,其他投资方的损失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