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兆威机电偿债风险凸显 营收与采购数据或不真实

兆威机电偿债风险凸显 营收与采购数据或不真实

兆威机电偿债风险凸显营收与采购数据或不真实与远高于行业均值的负债率相反的是,兆威机电的偿债能力远低于行业均值,其偿债的风险不容忽视。

更为关键的是其多年的收入、采购数据存在异常,因此其能否成功上市令人担忧。 近日,主要从事微型传动系统、精密注塑件和精密模具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公司——深圳市兆威机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威机电”)发布了招股说明书,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667万股,募集资金亿元。

招股书披露,兆威机电目前的营收持续高增长,成长性可期。 但是《红周刊》记者在深入研究其招股书后发现,其追求高速发展的同时,高负债、低偿债能力的风险却一直挥之不去。

此外,在看似亮丽的业绩背后,其营收和采购却都出现勾稽异常的现象,财务数据的真实性有待商榷。

偿债风险凸显近年来,兆威机电虽然保持着营收与净利润的双增长,但是在其快速成长的背后,较高的偿债风险却是不容忽视的。 报告期内(2016年至2018年),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虽只是小幅度下降,但相较于行业均值来看,其资产负债率明显偏高。

招股书披露,兆威机电的可比公司分别为捷昌驱动、鸣志电器、瑞声科技三家公司,其招股书用以对比的行业均值是以上述三家公司相应指标的平均值为标准的(下同),报告期内同行业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在30%上下波动(如表1),而兆威机电的资产负债率均超出50%,每年都高出行业均值二十几个百分点,明显处于高位。 然而,在资产负债率处于高位状态下,其偿债能力却明显偏低。

一般来讲,偿债能力指标中,认为流动比率较为适宜的参考值为2,速动比率参考值则为1,而具体到公司则需要参考同行业水平。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兆威机电流动比率分别为、、,速动比率分别为、、,而同行业公司流动比率及速动比率的均值远超兆威机电,除2016年外,两项比率的行业均值都是兆威机电的2倍以上,显然其偿债能力远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偿债能力明显不佳。 综上不难看出,兆威机电目前负债高企,偿债风险凸显。 与此同时,兆威机电的资产流动性及营运能力也不佳,相关指标远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从资产流动性来看,应收账款和存货不但变现不易,还会面临坏账风险及减值损失,流动性相对较差。 而兆威机电的流动资产中存货与应收账款占比较大,2018年二者合计占比高达%。 其中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达%。

此外,从运营能力方面来看,兆威机电应收账款的周转率也在不断下降,报告期内,其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而行业均值分别为、、,这意味着,兆威机电应收账款的回款速度在逐渐变慢,而且其回款的速度还远低于同行业水平。

营业收入存疑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兆威机电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亿元、亿元、亿元,2017年及2018年其营收增速分别达%、%。

可见,近年来其营业收入正在稳步增长。

而与之相反的是,报告期内兆威机电的毛利率分别为%、%、%,总体呈下降态势,而分析其中的原因,则与其产品销售结构的变化有莫大关系。

兆威机电的产品以微型传动系统和精密注塑件为主,其中精密注塑件的毛利率水平较高,2018年为%,但是,精密注塑件的收入占比却在不断下降,2016年至2018年该产品收入占比分别为%、%、%,下降速度明显。

相比之下,微型传动系统毛利率相对较低,2018年为%,相比精密注塑件低了个百分点,但2018年微型传动系统的收入占比却高达%。 若后续高毛利率产品精密注塑件的收入占比进一步缩减,那么其总体毛利率仍将继续下降。

此外,虽然兆威机电的营业收入保持着高速增长,然而《红周刊》记者在深入研究其营业收入、现金流量及相关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后发现,其看似稳定高增长的营收或存在虚增的嫌疑。

招股书披露,2018年兆威机电实现营业收入总额亿元(如表2),其中国外收入为万元,由于该部分实行免、抵、退税,因此暂不考虑增值税的影响,而国内收入适用于16%的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1日起增值税税率由17%下调至16%,出于谨慎考虑,本年度1-4月按17%税率计算,5-12月按16%税率计算),经计算,其含税营业收入约为亿元。 根据财务勾稽关系,这个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2018年,其合并现金流量表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亿元,剔除万元新增预收账款影响后的金额为亿元,与含税营收相较,差值为亿元,也就意味着本期有亿元的收入因未收到现金而需体现为经营性债权的增加。

查看其资产负债表,其2018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为亿元,2017年相同项目金额为亿元,相较增加了万元。

再剔除万元新增坏账准备的影响后,则其2018年经营性债权实际增加了万元,然而这与理论应增加额却相差万元,差额巨大。 不仅如此,其2017年的营收数据同样存在数千万元的勾稽差额。

招股书披露,其2017年营业收入总额为亿元,其中国外收入为万元、国内收入亿元,国外收入不考虑增值税,国内收入按17%的税率计算,得出其含税营收约为亿元。

2017年,其“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亿元,剔除预收账款增加额万元,则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为亿元,与含税营收相较差值为亿元,则相关经营性债权应有同等金额的增加。

招股书披露,2017年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在剔除坏账准备影响后,较2016年仅增加了万元,这与理论增加额相比差了万元。 兆威机电连续两年高增长的营收都没有相关债权及现金流的支持,且差值均达数千万元,这又是为什么呢?兆威机电在招股书提到:“公司将收到的大部分票据用于背书支付采购款。

”这或许是导致差异的原因之一,但关键在于,若真存在如此大金额的票据背书,其为何未在招股书中详细披露,而这也难免让人对其营收的真实性产生怀疑,这就需要公司给出相应的解释了。 采购数据或不实不仅营业收入真实性存疑,《红周刊》记者进一步核算后发现,兆威机电的采购数据同样不合理。 2018年,其材料采购金额为亿元,能源采购(其中为电力采购)为万元,考虑到16%税率的增值税(其中2018年1-4月按17%税率核算),则其含税采购总额应该为亿元。 理论上,含税采购额在财务报表中应有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和应付账款等经营性债务的支出,但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2018年,兆威机电合并现金流量表中“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亿元,剔除万元预付账款减少额的影响,则与当期采购总额相关的现金流为亿元,与含税采购额相较差值为亿元,该差额应体现为相关经营性债务的增加。 在资产负债表中,其2018年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金额为亿元,相较2017年仅增加了亿元,而这比理论应增加额少了万元。 这也就表明,其2018年的含税采购数据中有万元没有现金流及相关债务的支持。

2017年也有类似情况。

招股书披露,其2017年材料及能源采购总额为亿元,按17%的增值税税率计算,则含税采购金额约为亿元。 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亿元,扣除万元预付账款增加额,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为亿元。

因此,含税采购金额比现金支出金额多出万元,这应该会使得其经营性债务有相应额度的增加。 然而,2017年兆威机电经营性债务的实际增加额却甚微,其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仅增加了万元,这与万元的理论应增加额相差万元。

综上可见,兆威机电2017年、2018年的采购数据均存在巨额的勾稽差异,需要公司给予合理的解释。 ■[责编:liangshuang]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